地方频道:   南宁   柳州   桂林   梧州   北海   钦州   贵港   玉林   百色   贺州   河池   来宾   崇左   防城港
全力打造广西城乡居民交流互动第一平台

苗族村寨的枫香树是苗族人生命之树

  2013年广西林业杂志有一档《广西民间社会森林崇拜探秘之》栏目,笔者与人合作,该杂志发表有《青山里的苗族人家》文,中国《苗族文化》及多家网站相继转载,每有机会与人谈及都洋洋得意。细读又感到些许遗憾,故补笔为之。       

  枫树是苗族的图腾,苗族素有崇拜枫树的习俗。七十年代初,笔者在桂北边远的苗族山乡“白云三中”求学,离学校不远的地方就有个叫枫木村的苗寨。在还没有走进苗族村寨的时候,映入你眼帘的首先是那些高入云端的枫树。苗族村寨的枫树,绝不是一棵,而是一坡;风光秀丽,一步一景,满坡枫树绿荫下的地方,就是苗族美丽的家园。苗人的神话说:“沃土养树脚,雨水养树梢,润育枫树神”。春夏如绿云悬空,晚秋如火焰升腾,残冬如利剑冲天,“枫木高千丈,枝叶护苗疆”,这些古老的枫树成为山村的一道美景。村边可见耸立云霄的枫木树,苍老树蔸下时常披红挂彩,香烟袅袅,祭品横陈,幼小的我有点诚惶诚恐,不敢靠近,只知道那是不可冒犯的神树。

  苗族的历史,就像枫树一样,悠久而神秘。自古以来,苗族每迁徙一地,都要先种枫树,枫树种活即可定居,否则再迁徙异地。在桂北苗族村寨前都有巨大枫树,被认为是护寨树,定期祭祀,人病畜瘟时,给神树烧香、挂红,祈求驱瘟去病、保佑平安。苗族村寨曾在建房立屋时有习惯用枫木作中柱。他们认为,枫树能生人,用作中柱,子孙才兴旺。因为枫树是苗族的生命图腾树,是象征祖先灵魂的圣树。流行在榕江流域的《苗族古歌》,对苗族枫树崇拜进行了描述:远古的时候,枫树生妹榜,妹榜生蝴蝶,蝴蝶生下十二蛋,养育姜央、龙、虎、象、蛇、水牛、蜈蚣等十二兄弟。

  虔诚的枫香树啊!你是苗族的魂,是苗族的化身。《云籍七签》卷一百《轩辕本纪》记载:“黄帝杀蚩尤于黎山之丘,掷械于大荒之中,宋山之上,后化为枫木之林。”另据《山海经·大荒南经》记载:“枫木,蚩尤所弃之桎梏,是为枫木。”“郭璞注:‘蚩尤为黄帝所得,械而杀之,已摘弃其械,化而为树也。’”据说那片片枫叶,都是蚩尤枷栲上的斑斑血迹。古老的传说赋予枫香树以神话的来历,增添了血染的风采。高高的枫香树是蚩尤的化身。蚩尤虽败,可依然是中华民族的祖先、上古时代的英雄。难怪枫香树自古成为一种图腾崇拜,被奉为灵木。而在苗族生活中枫香的神性更强,血染涿鹿、魂归黄土、化为枫木的蚩尤是苗族的先人。由于苗族祖先姜央源于枫树,因而枫树是苗族自古的图腾,崇拜枫树是苗族特有的习俗,这种习俗实际上是对苗族祖先的顶膜崇拜。

  2012年4月初,笔者就苗族枫树崇拜问题,拜访了枫木村走出来的苗族学者李林先生。:苗族的枫树崇拜在“万物有灵”观念的基础上产生,包含了枫木生人,是母系氏族社会在人们想象中的反映。作为图腾崇拜,文化内涵极深广。据他引用《苗族古歌》所唱:“还有枫树干,还有枫树心,树干生妹榜,树心生妹留,古时老妈妈。”天地生枫木,枫木生出蝴蝶妈妈,蝴蝶妈妈出生姜央(人类),然后才有了苗族。开天辟地的时候,首先有一棵枫树,枫树心里生出一只蝴蝶,蝴蝶与水田中的水泡相恋,孵化出12个蛋,这12个蛋又孵化出雷公、龙、虎及苗族人的先祖姜央等。苗族人相信,“蝴蝶妈妈”是所有苗族人共同的祖先。所以,蝴蝶刺绣造型在黔东南很多苗族地区特别多,有人面人身蝶翅的,有人面人手人足、背后长出翅膀,像西方天使造型的,不一而足。他的看法是,苗族崇拜枫树是有历史原因的,这应该是苗族传统文化心理的一种外在表现。就像其他民族崇拜其它自然现象一样,后人没有必要对苗族崇拜枫树现象进行评析,也不用对这种文化现象的好坏进行定论。    

  “枫树活而建村寨,枫树死而人迁徙!”基督文明从圣诞树开始,苗族文化从枫香树开始。穿越万载的枫香树下流传着苗族地区的历史故事,说是苗族始祖蚩尤,用枫树制成拐杖,威风凛凛,坚不可摧。迄今,凡苗族村寨,皆有枫树护佑。2015年区文联组织下基层采风,走访寨老。口口相传,融水苗族自治县安太乡林洞村大寨的村背,有五棵千年枫树。人们从遥远的元宝山举目望去,缕缕青烟,能见那些枫树在天端下面随风摆动,却不见树下那几百户的大寨人家。自建村立寨以后的几百年间,在枫树的保护下,团结友爱,互相帮助。全村没有发生过瘟疫,没有暴发过洪水,没有出现过火灾,更没有被土匪劫寨抢夺,是苗族远近闻名的安宁寨。       

  约莫是十九世纪末期,一个外来人由于不满苗族同胞的富裕安宁,便将大寨背山的枫树皮剥割一圈,并挖树心放进食盐。两年后,枫树枯死;第三年,遭遇土匪抢劫,第四年遭遇火灾。自此以后,大寨富人跑了,村子解散了,繁华的景象没有了。如今的大寨,只有繁华时期的三分之一。       

  苗族后代认为,那些枫树就是蚩尤的化身,所以世代膜拜。每个苗寨风水最好的地方必有一颗护寨树,这棵树一定是枫树,由于占尽地利这棵树通常为全寨生长最好的。护寨树为枫树是有其特殊的原因的,所以在后来的长期迁徙过程中,苗族人民每到一处,必先种枫树,并祭祀以求五谷丰登。现在,林洞大寨村的老人们还经常忆起往日富足繁荣景象,痛心疾首地叮嘱后代们要牢记历史,务必象爱惜自己的身体一样,倍加爱惜村村寨寨背山的枫树,不管走到哪里,见到枫树,都要行注目礼,就像见到亲人一样,用自己的手亲自去触摸呵护枫树。

  笔者总结了苗族村民对枫树崇拜的真实感受:       

  一是枫树是一种清洁树种。是属自养型生物,是树中的老寿星,具有观赏、经济、药用价值。由于树种本身具有寿命长、不长虫、不传病的特异功能,在苗族村寨背山种上枫树,既可做风景,又可以防护病虫害。是生态环保,保持苗族村寨长期清洁的一种自然措施。      

  二是枫树是一种药用树种。经过长期的实践,苗族民族医学认为,枫树根具有苦、温的功效,枫树的叶具有苦、平的功效,用枫树的根煮水喝,可以祛风止痛,尤其是对治疗风湿性关节痛、牙痛等症状有特别疗效;种子:关节痹痛,麻木拘挛,祛风通络,利水,下乳。用枫树的叶子煮水喝,可以祛风除湿,行气止痛,特别是对肠炎、痢疾、胃痛有奇效,当人们被毒蜂螫伤或感染皮肤湿疹病时,直接用枫叶捣溶包扎,很快治愈。树脂可供药用,具有解毒止痛、止血生肌的功能。人们遭遇膝关节炎发作时,可以用枫树根枝与鸡爪相关药材捣出水汁,放进水里熬成药汤饮用,具有特别的效果。

  三是枫树是一种饮食树种。平常用枫树鲜嫩叶子煮水喝,可以预防季节转换时老少肠炎、痢疾等疾病;逢年过节时,用枫叶汁染泡糯米,可以制作苗族黑色糯米饭,制成阴米泡油茶。人们食用后,可以预防肠炎、胃炎、痢疾及其它疑难病痛。       

  四是枫树是一种安宁树种。枫树由于具有特殊气味,为各种爬行害虫所畏惧,因此,春末夏初,将长满鲜嫩枫叶的树枝,连同鲜嫩的丁香,摘来挂在家门、仓门、窗门的框上,一来可以防虫,二来可以避邪,起到人安户宁的效果。    

  在《本草纲目》里这样记述:枫树枝弱善摇,故字从风。俗呼香枫。金黄金黄一片,非常的富有诗意:“红枫似火照山中,寒冷秋风袭树丛;丹叶顺时别枝去,来年满岭又枫红”。每到秋季,“染得千秋林一色,还家只当是春天”。俯瞰着世间的风云变幻,接纳着人情冷暖。这些神树枝条横展,树姿优美,颇爱涌荡波澜,喜爱自由落体,飘逸表演的枫树就是苗族人最神圣的神树。对于千年古枫,不仅不准砍伐,即便枯死,也没有人敢去砍动。只有在长老的主持下,苗族群众才能砍用自然枯死的枫树,用以制作节日杀牛用的撬棒,拴牛用的神柱,以及最早用于祭祀的木鼓。虽然这些材料都是自然倒下的干枫木,但他们具有神灵的奇功,时刻保护着苗族的孙子后代。

  “小枫一夜偷天酒,却倩孤松掩醉容”。穿越万载的诗篇《苗族古歌》里有记,说的是人类祖先姜央过鼓藏节是为了祭祀创世的蝴蝶妈妈。枫香树孕出了先祖,祖宗的老家在枫香树心里,用枫香树做成的木鼓就成了祖宗安息的地方,祭祖便成了祭鼓。做成咚咚隆隆的木鼓,镌刻在苗女的银冠上,鲜活在苗妹的衣襟上,永远护卫先祖。

  静穆的枫香林,你是苗族人心灵的栖息地!枫香树啊。你是苗族人生命之树!这里有太多故事值得传颂,经常品茶论道的你,未必说得出大苗山人文内涵;你可能不知道,村口沧桑的枫香树,为了你,已经等待了几百年。枫树的情结在和煦阳光中,苍龙般凌空腾跃的绿透枝头的神树,那是先祖的化身,那是春的使者,那是爱的源泉,那是涌动的生命,那是永恒的风景。(姚老庚)



(责编:张小莉)

赞 (0) 收藏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