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南宁   柳州   桂林   梧州   北海   钦州   贵港   玉林   百色   贺州   河池   来宾   崇左   防城港
全力打造广西城乡居民交流互动第一平台

缅怀“三·一八”惨案中献身的清华第一位英烈

  很多人都记得在鲁迅先生的名篇《记念刘和珍君》中“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记述“三·一八”惨案的惨烈和爱国志士的激愤。在惨绝人寰的“三·一八”惨案中,韦杰三,这清华的第一位英烈与刘和珍君等并肩战斗,最后倒在反动派的枪口下。 

  韦杰三(1903--1926),广西蒙山县新墟镇人。自幼聪明好学,但因家贫,小学毕业后无力继续升学,乃辍学到乡里做小学教员。半年后考入广西梧州省立师范学校,结业后又到广州培英中学求学。他在努力学好各门功课的同时,积极从事社会工作,曾担任校刊编辑、学生自治会干事等职。1921年夏,为了实现其在乡间创办“模范学校”的抱负,他又转学先后来到东南大学附中、吴淞中国公学读书。1923年他又为经济所迫不得不休学回到家乡,担任蒙山县立中学英语和音乐教员。其间和进步教师一起开设“源生和”书店,出售《向导》、《新青年》、《学生杂志》等进步书刊,传播科学民主新思想。 

  1924年秋天,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使中国革命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为滚滚的时代洪流所吸引,韦杰三抱着“读书救国”的宏愿,再次设法来到上海,投奔到进步力量较强的上海大学,进入英文文学系学习。不久上海爆发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各校学生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反帝爱国运动,韦杰三积极投身到这场斗争之中,奔波于上海的大街小巷进行演讲、募捐。“五卅”运动过后,上海大学因学生积极参加反帝爱国活动而被强令解散,韦杰三不得不再次考虑转学。就在他痛苦彷徨之时,适逢北京的清华学校增设大学部,招收新制大学本科一年级新生。韦杰三欣然赴考,以优异成绩被录取,于1925年秋成为清华学校大学部第一级新生。 

  就在韦杰三沉浸在清华园浓厚的学习氛围中,如饥似渴地吮吸知识的甘露之时,北京爆发了被鲁迅先生称为“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的“三·一八”惨案。1926年三月中旬,日本军舰侵入我国内海,遭到驻大沽口国民军的炮击。日、美、英等八国联合向中国政府提出了“惩凶”、“赔偿”等无理要求,并发出最后通牒,限48小时内答复,激起全国人民的公愤。

  北京各界民众在李大钊、陈毅等人的领导下在天安门前举行集会并游行请愿,要求段祺瑞执政府以强硬的态度驳回帝国主义的无理要求。3月18日,清华学校的同学们徒步进城参加全市的统一行动,韦杰三积极勇敢地参加了这场斗争。当游行队伍到达段祺瑞执政府所在地铁狮子胡同时,遭到事先埋伏在此地的卫队袭击,顿时枪声大作,鲜血飞溅,尸陈街头。扫射历经半小时之久,47人惨死、200余人受伤。清华学生伤20余人,韦杰三腹部连中四弹,被同学们急送协和医院抢救,在昏迷中怒骂:“段贼兽心,何为以我为牺牲耶!”终因伤势过重于21日壮烈牺牲,年仅23岁。

  抛洒热血写春秋,烈士长眠而爱国情思永存。韦杰三牺牲的噩耗传到清华园,举校哀痛,全体师生员工为烈士举行了隆重的祭奠仪式,同学们敬献了一幅挽联:“碧血溅都门,丹心照清华”,赞扬韦杰三烈士以满腔的热血,浇灌了祖国的革命之花。并纷纷在《清华周刊》、《清华年刊》上发文悼念这位清华的第一位英烈。登载的《韦烈士杰三行述》中有如下文字:“烈士聪敏,尤擅才艺。诗文书画,著作盈箧。富感情,喜怒哀乐趋其极。与人交,则爱护知己,有逾骨肉,常劝同乡出外求学,且多方援助之。理事有系统,而力求彻底,丝毫不苟。工辞令,出入心肺,娓娓动人。好批评,议论是非;而对社会学校之服务,亦勇往不遗余力。……”可谓对烈士品行才情的高度评价。纪念集有梁启超笔迹题写的《陆放翁送芮司业诗借题韦烈士纪念集》诗。

  尤为难得的是,时任清华国文教授的朱自清先生对烈士的伤逝给予了深切的关注,先生特地于20日赶往协和医院去探望病危的韦杰三君,可惜晚到了一个钟头,而错过了探视时间,只好怅惘而归;而当得知韦君去世的噩耗,先生又赶到旧礼堂韦君灵柩处去见上“最后一面”;嗣后先生又在《清华周刊》上撰文《哀韦杰三君》,朱自清以浓郁的悲怆之情,追忆了一位可爱的青年学生,其情之切,哀之深,令人掩卷唏嘘,感叹丛生。文中三次提到韦杰三君“是一个可爱的人”。“年纪虽轻,做人却有骨气”。文章的结尾几乎在悲愤地哭喊:“韦君现在一个人睡在刚秉庙的一间破屋里,等待着他迢迢千里的老父,天气又这样坏,韦君,你的魂也彷徨着吧!”这一切只因韦杰三烈士入清华后仰慕朱自清先生的学问,曾几次登门求教,他的好学上进、静默坚忍、温文尔雅给先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92年中,韦杰三以年轻的热血和生命作为基石,与千百万为反抗帝国主义列强侵略中国而浴血奋战的先烈们一起,筑成了民族的长城。如今,这位“可爱的人”与“三·一八”诸烈士一同长眠于圆明园内,而母校为纪念韦杰三烈士,特意从圆明园废墟上移来一根大理石断柱,树立在“水木清华”北山之阴的校河畔,是为“三·一八断碑”。碑上镌刻着烈士临终遗言:“我心甚安,但中国快要强起来呀!”它象征着正在成长中的国家未来的栋梁之材,遭到反动派摧残而夭折;同时,这断柱又取自被帝国主义侵略军焚毁的圆明园旧地,它又是帝国主义侵略我国的见证。三·一八断碑激发了清华师生的爱国之情,时刻提醒着他们勿忘国耻,为国家的独立和富强而奋斗。

  祖国儿女,天之骄子,清华英烈,惟有传承先烈风骨,才能挺起民族的脊梁;惟有铭记先烈遗志,才有更加光明的未来。将敬慕献给英雄,将激励留予自己。为了不能忘却的历史,为了铭记肩负的重任,为了面向未来的前行,以国家名义,向烈士致敬。(姚老庚)  



(责编:张小莉)


分享到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