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南宁   柳州   桂林   梧州   北海   钦州   贵港   玉林   百色   贺州   河池   来宾   崇左   防城港
全力打造广西城乡居民交流互动第一平台

从刘禹锡《陋室铭》的繁衍谈及

  此《陋室铭》精妙短文构思巧妙,寓意深刻又发人深思。铭文也充分显示出作者的博大胸怀、高尚情操及安贫乐道的生活态度,被人们赞誉为古今绝唱之作。超凡脱俗、情趣高雅、意趣盎然!其写作技法运用繁杂,在区区八十一字内运用了对比,白描,隐寓,用典,借代类比等手法,而且押韵,韵律感极强,让人读后为之击掌,读来金石掷地又自然流畅,一曲既终,犹余音绕梁,让人回味无穷。刘禹锡的这篇文章就特别容易被人改编,且模仿者不绝于代。历史上的改编之作有托物言志的,但针砭时弊的似乎更多。

  清钱泳所著《履园丛话·笑柄·陋吏铭》载:近日捐官者,辄喜捐盐场大使,以其职与知县相等,而无刑名钱谷之烦也。有扬州轻薄少年用刘禹锡《陋室铭》而为《陋吏铭》者,其辞云:“官不在高,有场则名。才不在深,有盐则灵。斯虽陋吏,惟利是馨。丝圆堆案白,色减入枰青。谈笑有场商,往来皆灶丁。无须调鹤琴,不离经。无刑钱之聒耳,有酒色之劳形。或借远公庐,或醉竹西亭。孔子云:何陋之有。”这篇东西虽然只改动了几个字,却使那群贪官污吏的嘴脸昭然若揭,不由得为吏治的腐败而震栗。

  历朝历代的科举舞弊案件可谓是事不绝书。清代有生员对科场舞弊十分不满,仿《陋宝铭》,张于县学门墙,其文日:“官不在高,有钱即名;学不在深,有爷即灵。斯是陋学,唯彼酒宴。知馅不知馅,认贪不认贫。谈笑无鸿儒,往来皆白丁。可以拍曲子,唱苏昆。无诗文之悦耳,有倡优之现形。吉水教榆府,金英故相孙,孔子日:苗而不秀。”刊文一出,生员称道,一县哄传。

  三、近代因为鸦片泛滥,针对这个问题而作的《烟室铭》多姿多彩,不下千百,可见陋室与烟室掛上了鉤,当年蔚為风尚。仅仅我所能够见到的《烟室铭》就不少。

  1840年鸦片战争鸦片战争之前,时人曾针对鸦片的泛滥改编《陋室铭》而为《烟室铭》:“灯不在高,有油则明。枪不在长,有烟则灵。斯是陋室,惟吾隐心。灯光照眼绿,烟气上面青。谈笑有烟友,往来无壮丁。可以调膏子,敷斗泥。无响声之入耳,有烫手之劳形。南阳寿州斗,西蜀太古灯。君子云:何癮之有?”

  19世纪70年代《申报》登载了大量的洋场竹枝词,沪城感时诗,模仿《陋室铭》、《为徐敬业讨武曌檄》而作的各类铭文和檄文:《蚀叭升官图铭》、《烟室铭》《妓室铭》等文章。清李庆辰所著《醉茶志怪》中曾戏作《烟室铭》讽刺那些鸦片烟鬼的:“灯不在高,有油则明;斗不在大,过庙则灵。斯是烟室,唯烟气难。烟痕黏手黑,灰色迸皮莆。谈笑有荡子,往来无壮丁。可以供夜话,闭月经。笑搓灰之入妙,怪吹笛而无声。长安凌烟阁,余杭招隐亭。燕人云:欲罢不能。”

  又有一佚名的《烟室铭》亦谐亦庄,饶有情趣,曰:“室不在新,有烟则名;膏不在陈,有灰则灵。斯是烟室,惟吾瘾深。半缸黝焉黑,一灯荧然青。应酬有堂倌,把手无门丁。可以惰志气,振精神。快吞吐之得意,忘呼吸之劳形。此是烟鬼窟,休人醉瓮亭。老瘾曰:何戒之有?”

  印行於一九○二年的《广东戒烟新小说》第八期有篇作者署雪炭的《烟室铭》:“灯不在高,有油则明;斗不在大,过癮则灵。斯是烟室,惟烟气馨。烟痕黐手黑,灰色透皮青。谈笑有懒佬,往来皆烟精,可以供夜话,讲烟经;笑捻灰之入妙,怪吹笛而无声。长眠鶯粟国,日卧芙蓉城。烟人云:何戒之有!”不知何许人也。该文按语云:“陋室铭而仿為烟室铭者,不下千百。”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特别在旧时代,花天酒地、吸毒嫖赌者也不乏其人。地方文人黄存吉曾戏拟《烟室铭》曰:“地不在胜,有灯则名;人不在杰,有钱则灵;斯是何室,惟彼烟馨。破榻几张黑,浓烟满屋青;谈笑呼鬼子,往来误壮丁。可以调烟膏,品茶经。无药言之逆耳,趁柴骨之残形。财尽田庐废,老死一茅亭。观者云:何益之有?”当然论烟最极至的偶觉得应该算是清人那则《烟室铭》了:“室不在新,有烟则名,膏不在陈,有灰则灵。斯是烟室,惟吾瘾深,半缸黝焉黑,一灯荧然青。应酬有堂倌,把手无门丁,可以惰志气,振神经。快吞吐之得意,忘呼吸之劳形。此是烟鬼窟,休认醉翁亭。老瘾云:何戒之有?”如此嗜烟如命不笑才怪!

  四、民国时期外债债台高筑,醒独曾有《债台铭》讽刺曰:“库不嫌空,有款则盈;祸不嫌大,有欠则灵。斯是借债,唯吾手经。金磅上笔算,银价人耳听;利息有担负,回扣无零星。可以扩财产,拓园亭,无外交之恶感,无内弊之露形。奸贼盛宣怀,罪魁熊希龄;侠客云:何难之有?”作者亦颇富文才,许多描写生动细致,栩栩如生。

  五、末代皇帝溥仪的也曾仿《陋室铭》而作《三希堂偶铭》经溥仪投稿,这篇铭文发表在了上海《逸经》杂志上:“屋不在大,有书则名;国不在霸,有人则能。此是小室,惟吾祖馨。琉球影闪耀,日光入纱明。写读有欣意,往来俱忠贞。可以看镜子,阅《三希》,无心荒之乱耳,无倦怠之坏形。直隶长辛店,西蜀成都亭。余笑曰:何太平之有?”

  六、民国时期侨寓徽商的同乡会组织创办的《徽侨月刊》虽小,但在侨民中也颇影响,无愁子《徽侨月刊)铭(仿陋室铭)》曰:“报不在大,风行则名,文不在多,宣传则灵,斯是月刊,惟吾□腑,文苑诗歌录,投稿同乡人,谈笑有佳作,往来无白文,可以研文学,联感情,无偏歌之舆论,无意见之纠纷,会务随进展,建设有佳音,诸子云:何小之有? ”吉隆坡的海外侨报《益群报》第七页的文艺版妙莲台栏目曾登载的有铭文骆炯雄的仿《陋室铭》而作《暗度陈仓铭》。

  七、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年)北京《京报》刮刊上壁过一篇仿刘禹锦《陋室铭》体裁写的《京园铭》:“……斯是京园,唯剧是评。松水半江绿,君山一发青。检场寻一士,散场定九更。可以问步堂,质镜清,有唱功之凌老,无做派之飘萍。小隐日,何陋之有? ”其中每一句均映射一人的名字。

  八、1927年,国立成都大学学生王向忠与王道文为了揭露健行社和惕社右派头目易光谦等投靠军阀,合写了一篇《新陋室铭》在墙报和《野火》上发表,以犀利的笔锋揭露了易光谦等投靠军阀和国民党右派卖身求荣的反革命嘴脸:其文曰:“人不在多,有旗则行,社不在大,有钱则成。斯是运动,唯吾德腥。油痕唇上滑,钞票手头清。谈笑无工农,往来尽劣绅。可以造密告、写黑名。无工作之累己,有官职之荣身。南昌总司令,西蜀向育仁。易某云:何惧之有! ” 

  整理历史上改编陋室铭的文章,别有一番滋味。如果,大家抱定室无妨陋,可以陋,而德却必须馨,必定馨的宗旨,个人一定会少却许多烦恼,世间一定会少却很多丑陋。现代仿《陋室铭》而作的文章到处都是,数不胜数,言志抒情,清高自守,亦骈亦散,声韵锵锵,脍炙人口,广为流传,世相万千,亦皆妙品。此文林林总总,因其格调优美,且人多习诵,于是多有仿其调而创制新“铭”者。这些仿作的“铭”,写的幽默风趣,讽刺针砭了生活中的某些不正之风和丑恶现象,但字字珠玑,令人读之耳目一新。

  而当代不乏精采华章,如《给“以权谋利干部”画像》借刘之体,揭露现实生活中的丑陋面,更是让人拍手叫好:“才不在高,有官则名,学不在深,有权则灵。这个衙门,唯我独尊。前有吹鼓手,后有马屁精,谈笑有心腹,往来无小兵。可以搞特权,结帮亲,无批评之刺耳,唯颂扬之谐音。青云能直上,随风显精神,群众云:臭哉此人。”(姚老庚)


(责编:张小莉)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