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南宁   柳州   桂林   梧州   北海   钦州   贵港   玉林   百色   贺州   河池   来宾   崇左   防城港
全力打造广西城乡居民交流互动第一平台

硝烟散尽之虎门炮台

  怀古思绪远,仿佛走进鸦片战争的古战场,悲壮的史实画面再现在眼前。《中华诗词论坛》一树红豆《参观虎门威远炮台》诗曰:残垣断壁弹留痕,铁炮无声卧虎门。江水犹知家国恨,滔滔不尽慰英魂。呜呼!肃穆炮台列虎门,身昂目怒铁犹温。抗英义勇豪雄在,御敌军民扬壮魂。硝烟散尽号角犹存;炮火远去警钟长鸣。连江水都知国恨而滔滔不尽颂英魂,何况国民,更何况我辈?

  碧海曾歌先烈士,青山泪祭哭忠魂。《深圳诗词学会》胡业铭《虎门炮台》有诗:虎伏鹰扬铁炮墩,烟瘢血印迹残存。欲知壮士当年恨,汹涌波涛是泪痕。虎门威远炮台是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为加强中路海防力量所建,是虎门海口防务的主要阵地,它也就是鸦片战争古战场遗址之一,是中国保留得最完整、最有规模的古炮台之一。

  鸦片战争、林则徐、虎门炮台……五十年前就在小学课本上学到这些点燃你爱国之情的知识。后来看了著名导演谢晋拍的《鸦片战争》电影,印象更加不可磨灭。可以说从那时开始,就一直有一个愿望:去虎门炮台看看。虎门战争在此打响,民族的百年耻辱也由此步入,每思至此,心潮澎湃。细细看了墓铭及火炮布局,怀着沉重的心情登上曲折的山路。走在铺满落叶的山间路上,感受寂静的同时,又增添了许秋愁的感觉。

  虎门的六月,确实炎热。恰好这个周末的天气好,蓝天白云。本想去海边吹吹风,顺便去参观威远炮台古战场遗址。独自一人前往珠江边。只见云朵悠悠棉,榕丝柔柔烟的美景在滋润心中独有的雅兴。雨季的珠江下游水面异常宽阔,大型船只往来穿梭,甚是繁忙。水面建有一座驰名中外的虎门大桥,架势高大而宏伟,桥面宽阔又绵长,大桥下面两头就是载入史册的虎门炮台。

  铭记历史勿忘国耻;奋发图强振我中华!1869年6月3日,一口口巨锅大举销烟。被三万万中华同胞的内心烈焰23天日夜不息地烧炙着;被三万万中华同胞仇恨喷火的目光23天日夜不息地炼治着。至1869年6月25日结束烧毁外国涌入的鸦片19187箱和2119袋总重量237.6254万斤翌日,沙角上空的烟雾尚在恹恹飘荡。即1869年6月26日,正好迎来国际禁毒日。炮台有露天的也有建在厚厚的石头炮房内的,一门炮房空间不大,只有十几平方米,朝珠江水面开个一米见方的瞭望口。看来当时的防炮火掩体就是如此简陋。可以想象得出当年保家卫国的官兵是何等英勇。

  青史留诗《水调歌头---登虎门威远炮台》词曰:“南国门如虎,天堑扼汪洋。登临迟步石道,望眼久迷茫。草木无声夹岸,似忆当年夷寇,啸叫立帆樯。炮火连空起,白日映刀光。烟消散,人不见,水红黄。铜关铁锁,媚笑挥斧落寒江。宫里腥膻歌舞,洒尽林关血泪,遗恨断愁肠。废垒萧萧在,千古说兴亡”。火炮是铁铸的,三米多长,炮身要两个人才能合抱。炮口一般在200毫米左右,笨重无比。据文字说明,射程才一千米。真没想到,在将近两百年前就是用这些火力来炮轰外来入侵的敌人。把大英帝国的毒品鸦片赶出中国,并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站在历史的隧道里,站在悲喜交加的情感驿站旁,我头顶上,高悬着摇摇欲坠的警钟。我站在虎门炮台,看着波涛滚滚的海浪,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一场炮火连天的海战场面......为了保护祖国和同胞不受毒品的侵害,倒下多少英勇的战士以及将帅。用手摸一摸身边的火炮,感觉林则徐关天培等抗侵英雄就在身边。对林则徐智勇所感的同时,又顿足感叹若我华夏有开明圣君所在,又何必屈辱百年,又何必服膝百年呢?又忆起于今的残缺国土,又何时能复土固疆呢?

  旭日云樯飞鹭,海风雪岸潜鱼。伶仃洋内虎山孤,默默千秋无语。遗址忠魂谱曲,炮台热血凝书。百年烟雨酒濡壶,长吊铮铮脊骨。怨山堆白骨兮,一处一凄寒。参观炮台,就是见证一段历史。眼前浩渺的伶仃洋海面呈现一片商业繁荣的景象!涛涛江海硝烟尽,朗朗乾坤百花开。凭栏吊古,岁月如流,世纪沧桑。可是在心里,我们一直与昔日的海战英雄同在!

  历史遗迹往往让人如身临其境,看着威远炮台的残垣断墙,让人仿佛看到北京圆明园的残柱,苍凉、悲壮,激发民族之情。在回程的路上,我还在想,这么好的景点居然没有多少人愿意前往,情愿打麻将玩网游等。君不见各类媒体经常报道因赌博导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恶性事件。还有因玩网游而荒废学业,最终走上了犯罪道路的案例时有发生。这些赌博和游戏毒害了多少家庭,残害了多少玩物丧志的年轻人。这就是现代新型毒品!我们要警醒后来人。

  豺狼们玩弄着古老的四大发明,用五条战船就轰开了封闭的国门,轰开了我们滴血的记忆。自负的邦国,开始屈辱的点头哈腰。不能怪侵略者多么强大?当自省自己是如此无能!人生最大的敌人就是自身存在缺点,现在调整姿态,必要的选择就是把禁毒炮口瞄准自己。

  站在斑驳的颓墙上,感慨万千拜读翰云先生之《满江红·虎门炮台怀古》“鸦片风云,惊天地,涛声犹说。销烟处,炮台横卧,平沙如雪。厚厚黄墙留弹洞,沉沉生狗余顽铁。听巨轮,来往笛长鸣,声呜咽。临圣地,怀先哲; 观桑海,心头热。仰虹桥渺渺,神思飞越。积弱由来朝政败,图強岂乏英雄血。叹林公,千古最难圆,伊犁月”。诗句借古,抒怀,大有沉雄之感。站在虎门渗血的伤痕里,我安静地聆听着江水,泣诉着一段烟味呛人的历史。(姚老庚)


(责编:黄秋仪)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