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南宁   柳州   桂林   梧州   北海   钦州   贵港   玉林   百色   贺州   河池   来宾   崇左   防城港
全力打造广西城乡居民交流互动第一平台

万众送“瘟神”共圆健康梦

  消灭血吸虫和医治血吸虫病人,是毛主席十分关切的大事。1953年爱国民主人士沈钧儒先生在太湖疗养,发现血吸虫病流行猖撅,9月16日写信向毛主席反映。9月27日毛主席即复信:“沈院长:九月十六日给我的信及附件,已收到阅悉。血吸虫病危害甚大,必须着重防治。大函及附件已交习仲勋同志负责处理。”之后,毛主席又指出:“就血吸虫病毁灭我们的生命而言,远强于过去打过我们的一个或几个帝国主义,八国联军、抗日战争,就毁人一点来说,都不及血吸虫,除病死的以外,现在尚有一千万人患疫(病),一万万人受到威胁,是可忍孰不可忍!”

  1955年10月,毛主席在杭州对血防工作作了一系列指示,11月,发出了“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的伟大号召。《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的公布和毛主席的号召,成了全党全民向血吸虫病开战的动员令。该纲要(草案)》四十条中,把防治和基本消灭危害人民严重的疾病,首先是消灭血吸虫病,做为一项重要内容,成了全党全民向血吸虫病开战的动员令。1956年2月17日,毛主席在最高国务会议上又发出“全党动员,全民动员,消灭血吸虫病”的战斗号召,把消灭血吸虫病引向持久战的轨道,从此一场消灭血吸虫的人民战争打响了。

  血吸虫病是一种人畜共患的寄生虫病。现在的年轻人多数不知道血吸虫病为何物,然而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乃至更早的中国,这可是一种如瘟疫般蔓延的传染病。分布于我国的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江苏、浙江、四川、云南、广东、广西、福建和上海等地,浙江曾是血吸虫病的重灾区。血吸虫在钉螺中寄生,侵入人体后,专侵肝、脾等脏器。病人到了晚期,造成肝硬化,腹大如鼓却瘦骨嶙峋,丧失劳动力以至最后由于上消化道大出血而死亡。

  在过去,很可怕,人几乎一个村一个村的死光。“南部湖区灾难深,女不生孩男怀孕,不见几处炊烟起,唯闻万户泣血声”。当年的民谣,就是这样唱的:“步云墙头村,环境阴森森,晚血侏儒症,夺命又绝孙,荒田加破屋,野地闻哭声。”就是佐证。血吸虫病在中国历史上流行数千年,俗称大肚子病,疫区主要分布在江南,以鄱阳湖、洞庭湖、太湖周围的湖区最为多见。

  防治血吸虫可以说是新中国以来最快的第一次卫生革命。1958年7月1日,毛主席曾写过意义重大两首诗。其历史背景是余江县血吸虫的肆虐,深深刺痛了他的心,残暴“瘟君”的覆灭,激发了他磅礴的爱民情。

  从1919年到1949年,余江近3万人死于血吸虫病。解放后全县累计发现钉螺分布面积为96万平方米,累计查出血吸虫病人6200多人。1951年3月,江西省卫生厅首次证实余江县为血吸虫病流行县。至1958年5月22日,经过专业技术人员复查鉴定,证实“余江县血防工作不论在消灭钉螺,治疗病人,粪便管理方面,都完全超过了基本消灭血吸虫病的标准,取得了根除血吸虫病的伟大胜利”。

  1958年6月30日,《人民日报》以“第一面红旗”为题通讯,江西日报记者陈秉彦,人民本报记者刘光辉报道了余江县消灭血吸虫病的经过。社论向全世界宣告,我国血吸虫病重点流行区域之一的江西省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病。当毛泽东得知江西省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时,心情十分激动,竟夜不能寐,用一段优美的文字描述了作诗时的喜悦心情。在微风旭日中挥笔写下了脍炙人口的《七律·送瘟神》。

  读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浮想联翩,夜不能寐。微风拂煦,旭日临窗。遥望南天,欣然命笔。

  其一

  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

  其二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用对比极其鲜明的艺术手法,一忧一喜,一抑一扬,生动表达了农家出身的毛主席,对长年遭受“瘟神”折磨的广大农民的深切同情,以及经过全党、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最终送走横行一方的“瘟神”的无比畅快。意气风发,改天换地,六亿人民皆成舜尧,完成了许多前人所不敢想象的事业,对付小小的血吸虫当然不在话下,瘟神必然逃脱不了灭亡的下场。

  送瘟神以一种讽刺戏谑的口吻,充分显示了人民的信心和力量,辛辣嘲笑瘟神(一切反动派)的无能和无奈。“照天烧”三字,是全诗的结穴,象征中国人民不仅能消灭血吸虫病,同时也能改变“东亚病夫”和贫穷落后的形象,也能扫除一切大大小小的瘟神和一切害人虫,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毛主席是具有革命浪漫主义气质的诗人,一个小小的血吸虫的肆虐,深深刺痛了一颗伟大的心。一个残暴的瘟君的覆灭,大大激发了一份磅礴的情。《送瘟神》二首便是其革命浪漫主义的杰作之一。这两首诗通过血吸虫病在就社会长期流行,严重危害和新社会迅速被消灭的鲜明对比,揭露了旧社会给劳动人们造成的沉重灾难,歌颂了社会主义制度及劳动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焕发出来的冲天干劲和改造山河的英雄业绩。在诗中,诗人的内心世界随着神奇的想象、多变的画面得到了多方面的展示。既有理想,又有现实;既有科学,又有神话;既有对旧时代人民苦难生活的叹息,又有为新时代人民壮举的喝彩。情致高昂,想象丰富,曾饱受疾病折磨的百姓对于党充满了感恩。诗人的才情得到了极致的展现,诗作的审美情趣也得到了极大的丰富。

  送走“瘟神”、消灭血吸虫病曾是几代人梦寐以求的愿望。落实好以传染源控制为主的综合防治措施。争取在不久的将来,实现消除血吸虫病的终极目标。新华社稿:经过几代血吸虫病专业防治人员的努力和群众的积极参与,从1995到现在,经过连续监测,浙江省尚未发现过一例内源性急性血吸虫感染病人。(姚老庚)



(责编:黄秋仪)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