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南宁   柳州   桂林   梧州   北海   钦州   贵港   玉林   百色   贺州   河池   来宾   崇左   防城港
全力打造广西城乡居民交流互动第一平台

唐李白结识之元丹丘道士

  元丹丘是一个学道谈玄的人,是李白二十岁左右在蜀中认识的道友,他们曾一起在河南颖阳嵩山隐居,元丹丘是被李白看作长生不死的仙人,称之为“逸人”。李白一生与元丹丘交游计22 年之久,其时间之长,几乎无人可比。在此期间,李白虽曾两入长安,但却和元丹丘交谊极为殷密,例如,“云台阁道连窈冥,中有不死丹丘生。明星玉女备洒扫,麻姑搔背指爪轻”《西岳云台歌送丹丘子》,且因元丹丘而结识了当时道教中的“女杰”玉真公主,并与元丹丘、元演先后在随州著名道士胡紫阳处“谈玄”。魏颢在《李翰林集序》中说“白久居峨嵋,与丹丘因持盈法师达,白亦因之入翰林”,透露出推荐李白入长安的关键人物,就是元丹丘与玉真公主。

  李白曾赠元丹丘好些诗,共十四首,《寻高凤石门山中元丹丘》《闻丹丘子于城北营石门幽居因叙旧以寄之》《与元丹丘方城寺谈玄作》《观元丹丘坐巫山屏风》《题嵩山逸人元丹丘居》,并在李白代表作之一《将进酒》中提及了他,“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由于与元丹丘的交情,李白结识了元的老师胡紫阳。其中,《西岳云台歌》有求元丹丘援引之意,太白从丹丘游,并作《题元丹丘颖阳山居》等诗,其文学创作与思想变化,均受到了元丹丘较大的影响。

  唐朝天宝元年,李白没有参加过科举考试。受道士吴筠的推荐,被玄宗召至长安。李白唱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诗句,兴高采烈地告别了家里的人,乘马进京都长安。

  当时的唐玄宗,昏聩骄纵,不理政事,召李白进京,不过是爱其诗名,让他供奉翰林,成为文学弄臣而已。因此于天宝三年,李白满怀激愤、失望的心情,弃官离开了长安,开始了漫游生活。

  有一年夏天,李白来游嵩山。当他走上辕关,踏入太室道时,嵩山上的云海雾浪翻滚起来。当他来到逍遥谷中,看见一个公子在云海雾浪中时隐时现。公子头戴麦秸杆编织的草帽,身穿夏布汗衫,脚穿厚底云鞋,手拿一把尖镢,文质彬彬,大方典雅,舞动着尖镢像是挖掘什么。

  李白看着这位公子的风度非凡,便走上前去施一礼问:“先生在挖什么?”

  公子连看都不看一眼,说:“菖蒲!”

  李白又问:“采它有什么用?”

  公子说:“服之益寿延年。”

  这时候,李白也发现身边崖缝中生长着几棵菖蒲。他走过去拔了一棵,仔细看看,这东西高有尺半,叶是剑状线形,两行排列,基部互相包围,顶部开满绿色小花,散发着淡淡的香气。李白看着菖蒲棵问:“公子贵姓?家住何处?”他问多时,没人应声,回头一看,一道白雾飞来,哪里还有公子的影子!李白只好走下山来,暂住在承天宫道院内。

  夜里,他和道长谈起在山上遇见采菖蒲的公子一事,说这个公子神韵古貌,文质彬彬。道长对他讲,这位公子是将门之子,学识渊博,中了举人,却不做官,隐居或修炼。来到嵩山到处游览,专爱采集菖蒲。

  李白听罢道长介绍,对公子顿起敬意,拨亮油灯,飞书《嵩山采菖蒲者》五言诗一首:

  神仙多古貌,双耳下垂肩。嵩岳逢汉武,遍是九嶷仙。我来采菖蒲,服食可延年。言终忽不见,灭影入云烟。喻帝竟莫悟,终归茂陵田。

  隔了几天,李白来到嵩山道场寺。寺僧们正准备为杨山人饯行。杨山人知道来人是翰林李白以后,连连敬酒。当谈到采菖蒲的公子,杨山人说,这位公子名叫元丹丘,常州府人氏。他和元丹丘很要好。元丹丘常在他的茅舍落脚,他希望李白能同元丹丘结交。

  当杨山人离开的时候,李白亲自送杨山人到玉女峰下。见一处清净的茅舍靠陡崖而建,东有淙淙小溪,西有郁郁翠柏,背面山坡,碧草如茵,杂花竞艳。屋里窗明几净,摆设有致。据杨山人舍中人说,元公子昨天曾来这里,傍晚骑马走了。他刨药用的尖镢,还留在他家里。

  李白拿起元丹丘采药的尖镢,看了看,问道:“公子啥时候还来?”

  舍中人说:“不定时间。有时一天两头来,有时相隔十天八天。”

  在杨山人茅舍住了几天,没遇到元丹丘,却写了一首《送杨山人归嵩山》诗:

  我有万古宅,嵩山玉女峰。长留一片月,挂在东溪松。

  尔去掇仙草,菖蒲花紫茸。岁晚或相访,青天骑白龙。

  李白到了这里,看到他住的地方北依马岭,连峰嵩丘,南瞻鹿台,北极汝海,云岩掩映,颇有佳致,心里非常喜欢,就接连写了好几首诗送给元丹丘。《题元丹丘颖阳山居》就是其中之一。

  故人栖东山,自爱丘壑美。青春卧空林,白日犹不起。

  松风清襟袖,石潭洗心耳。羡君无纷喧,高枕碧霞里。

  参考译文意译:老友栖身嵩山,只因爱这山川之美。大好的春光,却空林独卧,白日高照也不起。松风徐吹,似清除襟袖中的俗气;石潭水清,清洗心里耳中的尘世污垢。羡慕你啊,无忧无虑,静心高卧云霞里。

  这是其原序:丹丘家于颍阳。新卜别业。其地北倚马岭。连峰嵩丘。南  瞻鹿台。极目汝海。云岩映郁。有佳致焉。白从之游。故又有此作:

  仙游渡颍水,访隐同元君。忽遗苍生望,独与洪崖群。

  卜地初晦迹,兴言且成文。却顾北山断,前瞻南岭分。

  遥通汝海月,不隔嵩丘云。之子合逸趣,而我钦清芬。

  举迹倚松石,谈笑迷朝曛。益愿狎青鸟,拂衣栖江濆。

  诗写罢,李白在元丹丘用的镢把上写了两句话:“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便离开了杨山人的宅舍,找元丹丘去了。

  过了几日,元丹丘来杨山人宅舍取镢,见镢把上写着两句话。杨山人告诉他是当朝翰林、大诗人李白写的。元丹丘看后,悟出朝廷重用奸佞、排斥贤才,对诗人肃然起敬,问李白到哪里去了。杨山人说:“诗人找你去了。”元丹丘听说,骑上他的海龙马,找李白去了。

  双方相互找啊找啊,阴差阳错,整整找了半月有余,一天,在九龙潭的山岔口处,碰到李白送裴十八图南归嵩山。两人得以相见,亲如手足,无话不谈。当谈到许由洗耳的事,李白大泄愤慨,同行路上,又写了《送裴十八图南归嵩山》诗一首:

  君思颍水绿,忽复归嵩岭。归时莫洗耳,为我洗其心。

  洗心得其情,洗耳徒买名。谢公终一起,相与济苍生。

  从此,李、元结为厚友,同游中岳,太室、少室俱到,三十六峰皆登,累了饮酒,乐了赋诗,真所谓“醉眠夜共被,携手日同行”。两人发誓,决不与权贵妥协,不愿为了获取功名富贵而向当朝腐朽势力奴颜屈膝。李白与元丹丘在中岳整整遨游了夏去秋来。分手的时候,赠给元丹丘诗一首,题为《元丹丘歌》:

  元丹丘,爱神仙,朝饮颍川之清泉,暮还嵩巅之紫烟,三十六峰长周旋。

  长周旋,蹑星红,身起飞龙耳生风,横河跨海与天通,我和尔游心无穷。

  参考译文意译:元丹丘喜好神仙之术,早晨他在清清的颖川边饮水,晚上在紫烟缭绕的嵩山峰顶闲游,嵩山三十六峰的绝顶灿列处都有元丹丘的踪迹。盘旋于天际,脚踩着彩虹,又好像骑着飞龙在飞行两耳呼呼生风。能够横跨江河、飞越大海,自由邀游在空中,自由和逍遥之游,一直通向神话中的天国。(姚老庚)



(责编:张小莉)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