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南宁   柳州   桂林   梧州   北海   钦州   贵港   玉林   百色   贺州   河池   来宾   崇左   防城港
全力打造广西城乡居民交流互动第一平台

被贬柳州的柳宗元这首诗写得很隐晦

  柳宗元可以说是唐朝众多诗人中,命运最为不济的一位诗人,尽管他出身名门,少年得志,二十一岁中士,随后又参加博学宏词科的考试,进入了仕途,而且还结交了当时的正是炙手可热的权贵王叔文,参与了永贞革新,但是由于在立储的问题上,他们这一派与另一派发生了分歧,所以也就此埋下了隐患,随后被贬到了偏远的永州,在那里一呆就是十年,这对于风华正茂的柳宗元来说,可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打击。

  永州的生活对于柳宗元来说,可以说是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挫折,虽然后来被召回长安,可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又被贬到了更加偏远的柳州,此后他再也没有回到中原。其实对于柳宗元来说,他一直是想要回到长安,想要施展自己的才华,但是正是由于他在政治上受到牵连,一辈子也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他从永州回到长安时,满以为自己可以无忧了,但是由于他的朋友刘禹锡的一首诗,又把他们的前途给断送了,这不得不令人感到唏嘘。

  他自二十六岁进入仕途,到四十七岁逝世,其间仅二十一年,但却过了十四年的贬谪生活。他三十三岁时被贬到永州,十年才被召回,可是,回到长安只一个月,又被外放到比永州更遥远、更荒僻的柳州。这首诗就是他到柳州后,也就是他的政治希望和还乡希望一度闪现而又终于破灭之后写的。那么说起柳宗元的诗,可以说是大多都是写得非常的悲凉,尤其是他的《江雪》,不仅写得悲凉,同时也非常的孤独,诗人只用了二十个字,便是把自己内心的孤独,以及自身的一个遭遇,描写的淋漓尽致,读来更是令人感叹不已。

  今天要与大家分享柳宗元另一首同样非常经典的诗作,那便是他的《柳州二月榕叶落尽偶题》,这首诗也是柳宗元,第二次被贬之后,所作的一首诗,在这首诗中,他写得非常隐晦,应当说还是有所指,主要还是暗指当时的朝廷,讽刺那些见风使舵的人,因此,这样的诗作,也是非常值得我们一读。

  唐·柳宗元《柳州二月榕叶落尽偶题》:宦情羁思共凄凄,春半如秋意转迷。山城过雨百花尽,榕叶满庭莺乱啼。

  译文:官场失意,飘零天涯,同样令人伤感。春天过半,像到秋天,感觉意乱神迷。山城刚下阵雨,百花纷纷凋落。榕叶洒满庭院,黄莺声声乱啼。永贞元年(805年),柳宗元参与以王叔文为首的革新运动,失败后被贬为永州司马,柳宗元从北方贬谪到荒僻的柳州,由于柳宗元对异地的气候特别敏感,而反常的气候又特别容易触动逐客的愁绪,故而诗人创作这首诗歌,来表达当时遭到贬谪的愤怒不满。

  柳州是柳宗元最后的归宿之地,在这里他尽管内心也是非常的悲痛,但是他在这里,同样的写过了很多非常优美的诗作,尤其是他的这首《柳州二月榕叶落尽偶题》,可以说是写得最为出色,同时这首诗,也是他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品,表现自己因屡遭贬谪的凄楚烦闷之情。在这首诗中,诗人把自己的遭遇,描写的非常传神。

  “宦情羁思共凄凄,春半如秋意转迷”,仲春时节,加之大雨过后,落叶满庭,让人错以为秋风扫落叶。二是自己再次被贬,仕途失意,远离故乡,心中凄迷惆怅,故虽是春日,却感觉“春半如秋”。柳宗元在这首诗,是其心蕴结之情。一开篇便是写到了自己的一个遭遇,以及自己内心的悲痛,他说正是由于在官场上的失意,以及客居他乡,内心的忧愁无时无刻不让我感到绝望和凄凉,即使是春天,万物复苏,可是对于我来说,依旧还是感觉到寒冷,犹如秋寒一样,让人内心要生出许多的悲痛来。“宦情羁思”是什么况味、什么分量。而正因为这种情思积累在心中已非一朝一夕,这里用不着以浓墨重彩渲染,只用“凄凄”两字轻描一笔,就足以表明一切了。“凄凄”之感是双重的,是宦情的凄凄加羁思的凄凄,因而其分量是加倍沉重的。在这两句诗中,柳宗元重点描写了自己的内心的一种感受,同时也说明了柳宗元内心是非常的悲痛。

  “山城过雨百花尽,榕叶满庭莺乱啼”,是物象构成之境。这两句可以说是另有所指,那这两句诗大致的意思是,山城里刚刚落过了一场雨,所有的花都被雨给打落了,那院子里的榕树枝繁叶茂,树上黄莺的鸣叫,令人心烦意乱,给人一种非常嘈杂的感觉。当时的柳州还是所谓“瘴疠之地”,风土人情不同于中原地区,在逐客旅人的眼中,别是一种殊方色彩、异域情调,在在都足以触发贬谪之思,勾起怀乡之念,何况又在阳春二月见到反常的如秋之景。那种落叶满庭的景象,自然更令人心意凄迷了。这里,莺啼而曰“乱啼”,则是诗人情往感物,辞因情发。一个“乱”字了不得,既是写莺啼,更是写诗人的心乱,诗人正是借鸟的乱啼表现出他此时凄迷烦烦乱的心绪。其实,莺啼无所谓“乱”,只因听莺之人心烦意乱,所以别有感受。在这两句中,其实诗人还是在讽刺那些旧党人物,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借景讽刺当时把持朝政的守旧派人物。

  柳宗元写过很多这种非常悲凉的诗作,而且大部分的诗作,那都是流传了下来。这首《偶题》,饶有风韵,不失为一首佳作,正是一首物我双会情境交融的作品。如果设想诗人创作时的状态,他身为逐客,远在异乡,独立庭院,百感丛集。就诗人而言,在我为情,在物为境。诗思的触发、诗篇的形成,往往是我与物、情与境交相感应的结果。他的这首《柳州二月榕叶落尽偶题》,可以说是写得非常的隐晦,主要诗人还是讽刺了当时的一些人物,所以读起来,也更加能够感受到诗人内心的悲痛。(姚老庚)


(责编:张小莉)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