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南宁   柳州   桂林   梧州   北海   钦州   贵港   玉林   百色   贺州   河池   来宾   崇左   防城港
全力打造广西城乡居民交流互动第一平台

重读宋朝词人李冠的《六州歌头·项羽庙》

  一个被历史湮没了大半截的词人,《宋史本传》上只有一句:“同时以文学称京东者,齐州历城有李冠,举进士不第,得同《三礼》出身,调乾宁主簿,卒”。《中华励志网》载认为最早撰写豪放词作者,应属宋·李冠,其《六州歌头·项羽庙》大豪气寓大悲情,当是李冠凭吊项羽庙时所作之词,发出了对一代豪杰的赞叹之声,表现了项羽与虞姬生离死别的人生悲剧。迄今正襟读之,犹觉喑哑叱咤之雄,纵横驰骋于数页之间,驱数百万甲兵,如大风卷箨,奇文也:

  “秦亡草昧,刘项起吞并。鞭寰宇,驱龙虎,扫欃枪,斩长鲸。血染中原战。视余耳,皆鹰犬,平祸乱,归炎汉,势奔倾。兵散月明。风急旌旗乱,刁斗三更。共虞姬相对,泣听楚歌声,玉帐魂惊。泪盈盈。 念花无主,凝愁苦,挥雪刃,掩泉扃。时不利,骓不逝,困阴陵,叱追兵。呜咽摧天地,望归路,忍偷生!功盖世,成闲纪,建遗灵。江静水寒烟冷,波纹细、古木凋零。遣行人到此,追念益伤情,胜负难凭”!

  译文:秦代统治暴虐,起义不断。反秦的起义队伍中,经过数年争战之后,以刘邦和项羽的势力最强大。项羽以勇敢善战著称,想要用武力征服天下,成就霸业。他在战场上勇敢杀敌,驱使有如龙虎一般的将士,扫除秦王朝的邪恶势力,以一往无前的姿态很快成为主要的起义队伍领袖,消灭了秦军主力。项羽用武力取得胜利的时候,很多江东子弟血染沙场,项羽一手提拔起来的将领张耳、陈余,被刘邦利用,成为刘邦的鹰犬。但是在之后的战争中,张耳投降,陈余被杀,刘邦消灭了所有不肯归附汉朝的诸侯,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明月夜下,项羽的军队尽起思乡之心,士气涣散。三更时分,战旗迎风飞舞,军队中传来刁斗敲击的警示声。项羽和虞姬两人相对坐下共饮,悲痛而惊恐的听着四外传来的楚歌,因为别离而盈盈泪下。

  想起项王若死,她将无处可归,虞姬挥刀自刎而死,被埋在地下。项羽引吭高歌,率兵突围,最终被困阴陵县,这时的项羽身边虽然只有几十人,仍将汉军统帅吓得落马。项羽的怒吼声似可催动天地,他看了看返回故乡的道路,不忍苟且偷生,于是自刎而死。纵然他的功绩盖世卓越,如今的我们到哪里才能得见他的遗灵昵?江水古木相对而立,历史的滚滚洪流中,多少英雄业绩都已经不再。后人经过这里,都会追念项羽的英雄事迹,可是越是就越伤怀。怎么能简单的以胜负来评价一个人的价值和意义呢?

  大英雄项羽的大悲剧,以其无以复加的感人力量,感动着一代代人。项羽短暂的一生经历了从大喜到大悲的跌宕起伏过程,从顶天立地到一败涂地,最终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的悲剧结局,是撼人心魄的主要原因。名家点评:宋程大昌《演繁露》卷一六:“《六州歌头》,本鼓吹曲也,近世好事者倚其声为吊古词。如‘秦亡草昧,刘项起吞并’者是也。音调悲壮,又以兴亡事实之,闻其歌使人怅慨,良不与艳词同科,诚可喜也。”

  大志,大气,大英雄,大悲剧。这是一首咏史怀古词,浓缩了项羽英雄的一生。 既突出了项羽的不二之功,又表达了对项羽功败垂成的遗憾之情。大概因为词中多三字短句的缘故,读来更添一种悲怆之感。起首两句用笔不凡,高屋建瓴,导引全词,概括叙述秦亡后,刘邦和项羽的角逐。后转而追叙项羽起兵反秦时的强大声势:“鞭寰宇”,写他欲以力征天下,以成霸王之业。“驱龙虎”,写他有龙虎一般的战将供他驱使,“扫欃枪,斩长鲸”,河北巨鹿救赵之战中,他俘虏了秦朝大将王离,招降了主帅章邯,彻底消灭了秦军主力,注定了它的灭亡。形象地概括了项羽巨发展壮大以及消灭秦军主力的赫赫战功。“血染中原战”句,笔峰突转,与起首两句呼应,将视野拉回楚汉相争的战场。“视余、耳,皆鹰犬,平祸乱,归炎汉,势奔倾。”形势急转直下,项羽所扶植起来的张耳、陈余等人,刘邦看来,只不过是鹰犬而已,结果张耳投降,陈余被杀,不附汉的众诸侯,一个一个被消灭,刘邦取得了胜利,项羽转强为弱,陷入困境,率众南走。上片结尾七句,通过描写垓下之围中楚军于月明之夜土崩瓦解、四面被围,项羽惊闻楚歌四起,而与虞姬泣别的悲壮场面,形象地描绘出项羽英雄末路、惨烈凄楚的形象。

  纵剩余威当者破,引刀一快祭山河。项羽力拔山气盖世,何等英雄,何等力量!如有百万之军藏于隐麋汗青之中,令人神动。真正的英雄,面对荣与辱、成与败,甚至生与死,应该是从容、淡定,虽霸业之无成,亦终古而独步。其位虽不终,近古以来未尝有也,项羽之所以成为千古英雄,就在于他面对死亡,面对过早结束的生命,面对匆匆走完的人生历程,是那样的洒脱、超凡、坦然。

  题外之话:李冠另一首《六州歌头·骊山》似乎更出色一些。风格慷慨悲壮,用来凭吊古人最是恰当不过。其实李冠名气最大的一首词并不是以上两首,而是一首小令《蝶恋花·春暮》,读之百媚而生,心情摇曳:遥夜亭皋闲信步。才过清明,渐觉伤春暮。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淡月云来去。桃杏依稀香暗度。谁在秋千,笑里轻轻语。一寸相思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姚老庚)


(责编:张小莉)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