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南宁   柳州   桂林   梧州   北海   钦州   贵港   玉林   百色   贺州   河池   来宾   崇左   防城港
全力打造广西城乡居民交流互动第一平台

张发奎为什么枪毙何应钦的侄子

  《柳州市地方志办公室史料》整理:民国期间,张发奎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他曾经做过孙中山的保镖,后来逐步成为国民党高层。授陆军二级上将衔,曾下令枪毙了何应钦侄子,因何应钦当时是仅次于蒋介石的国民党第二号军事人物,蒋介石的大管家,在黄埔系中的地位仅次于蒋介石,军委会参谋总长,国民政府行政院长,为一级上将。所以此举在当时影响甚大。

  张发奎生于1896年,广东始兴人,1912年考入广东陆军小学,参加了同盟会,后又进入武昌陆军第二军官预备学校深造,毕业后参加粤军,由排长逐级升至旅长,“九·一八”事变后,当选为中央监察委员。1925年冬,张发奎升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12师师长,次年参加北伐战争,在攻占汀泗桥、武昌城等作战中战无不胜,参加指挥过淞沪、武汉、昆仑关等战役。因有战功升任被誉为“铁军”的第四军军长。

  1940年1月,四战区迁往广西,张发奎指挥第四战区官兵英勇抗日,相继收复南宁、龙州、钦州。随后张发奎与他的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部进驻柳州,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部驻地就在柳江之滨的蟠龙山麓。在这里,张发奎和何应钦产生了纠葛:

  当时,部份军用物资存放在罗池旁的柳侯祠内,炮弹和炸药则放在蟠龙山东面的岩洞内。这样,即使遇日军机轰炸也安然无恙。司令长官部驻地这座军械库,中校库长姓何,是何应钦的侄子,平时大家对何库长敬而远之。此库保管几万发炮弹和三千斤炸药,储藏在蟠龙山东面的一个大山洞里。1941年6月下旬,阴雨连绵,山水奔泻。由于司库员的疏忽,水溢进洞,炸药受水浸泡,起了化学反应,洞口喷出白烟,昼夜不息。

  作为军械库的负责人。这位何库长没有作出快速的应对,眼见喷了几天烟,才打算将炮弹搬出。由于为时已晚,洞内温度高,人不能进,他竟索性不理不顾了。张发奎知道炸药受水浸泡洞喷白烟后,感到非同小可,天天派人询问,而何库长总是那一句“没危险!”

  6月30日8时,对此实在放心不下的张发奎亲去洞口察看,一看大惊,将何库长叫到面前,严厉责问:“有没有危险?”岂料何库长到了如此危急时刻,仍连声说:“没危险,没危险!” 张发奎追问:“你负责?”何库长满不在乎地回答:“我负责!”张发奎以为他坚持这样说定有依据,就不再问了,正好有一个会等待他去开,于是便匆匆离去。

  孰料张发奎一行刚刚离开不远,突然山崩地震一声巨响,山石横飞。刹那间天昏地暗,飞沙走石,蟠龙山笼罩在一片茫茫的硝烟中。张发奎侥幸未被飞石击中,他知道是炸药库爆炸了,气得脸色惨白,声音发抖,马上下令:“赶快通知卫生处,到中山室那边救人!”、“快去把军械库长抓来,别给他跑了!”清查此难,洞口紧对着柳州市特别党部死伤惨重,上校专员以下死十二人,轻重伤不计其数。望着那些聚集拢堆、焦头烂额的残缺尸身,张发奎含泪说:“我不杀库长,对不起你们啊。”“快交代南卫门,不准军械库出去一人!”

  护犊子心切的军政部长何应钦担心侄子性命不保,于是他玩弄手腕,一面表示从优抚恤死难官兵,一面下令将该库长解送重庆。张发奎心想,库长一旦被解送重庆,命就保住了,那怎么行呢!如何对得起那些死去的官兵?库长犯罪,交军法司也是理之当然。然而张将军决心既定,实难屈从,将军毫不让步。在善后会议上,有人说到何库长是何部长的侄子,不好硬顶。张发奎恼了,把桌子一拍:“怎么,我十二条命,抵不上一个库长?他既亲口保证没危险,为什么先将自己家眷搬走?”与会者听后默然。

  在张发奎的执意坚持下,此事拖了很长的时间,终于在柳州把何库长处决了,张发奎品德高尚更令人赞佩。权势熏天的何应钦也终未能保全侄子的小命,闻者无不称快。后来,也有人认为,蒋介石把张发奎排除了权利中心,是何应钦从中作梗,其实不是的。何应钦也从未报复或为难张发奎。抗战胜利的大喜日子里,两人多次举杯同庆。在湖南芷江受降仪式后,两人再次举杯同庆。

  1944年10月,日军进攻广西,桂林、柳州、南宁失陷。张发奎率部败退至百色。这年冬,张发奎改任第二方面军司令长官。1945年5月,二方面军夺回南宁,7月攻克龙州、凭祥,进军梧州。抗日战争胜利后,张发奎任广州地区受降主官,主张严惩日酋田中久一。田中久一曾任日本华南派遣军第二十三军司令,兼任香港占领地总督。战后在广州以战争罪行被盟国起诉,被执行枪毙。

  这位抗日名将一生战功赫赫,1946年,张发奎任国民党广州行营主任,1947年改任广州行辕主任。调任战略顾问委员会委员。1949年1月任海南特区行政长官兼海南建省筹备委员会主任,已是穷途末路的蒋介石才重新起用张发奎,1949年3月任命他为陆军总司令。但张发奎也不是傻子,见国民党大势已去,7月辞职到香港隐居,直至1980年3日10日病逝,终年85岁。

  张发奎耿直一生,戎马一生。但颇重视文化教育,曾在家乡创办风度小学,于四战区创办志锐中学,培养了不少热血青年。他死后,叶剑英委员长致电其家属:“惊悉向华将军逝世,不胜哀悼。乡情旧谊,时所萦怀。特电致信,尚希节哀。”台湾始兴同乡会曾开会追悼并献一挽联:“望出曲江,绪承风度,千载道范,先后献身邦国,古今辉映;声扬咸宁,威镇华夏,一代名将,从此撒手人寰,中外同哀”。(姚老庚)


(责编:张小莉)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