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南宁   柳州   桂林   梧州   北海   钦州   贵港   玉林   百色   贺州   河池   来宾   崇左   防城港
全力打造广西城乡居民交流互动第一平台

一部经过历史检验的经典作品《青春之歌》

  开篇七古•读杨沫《青春之歌》有:“独放梅花不伟妍,万家温饱苦亦甜。豪门走出工农广,小恋挣脱大爱宽。马列催苏学潮练, 导师引领往无还。布雷作义千金女,设遇今人宜讶颜”!杨沫的“青春”是反抗的,虽然白色恐怖充斥着青春的角角落落,处处是危机,美丽的生命随时可以中止在某一时刻,但是热情的“青春之歌”从来就没有停息。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影片:《青春之歌》台词背景:抗婚出逃、投亲不遇的女学生林道静,绝望中投海自尽,为北京大学学生余永泽所救,后与余永泽结婚。婚后林道静为生活不能自立而苦恼。不久,林道静结识学生领袖、共产党员卢嘉川。一天,卢嘉川遭到追捕至林家暂避,被余永泽逐出家门,即遭捕遇害。为此,林道静与余永泽决裂。林道静在惨痛的事实面前如梦方醒,决心离开庸俗自私而平庸的余永泽,投身到抗日救亡的洪流中去。从此她在革命者的指引下,一步步克服软弱,最终成为一名成熟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 林道静参加学生运动,因叛徒戴瑜出卖,被捕入狱。在狱中,林道静受到女共产党员林红的教育和影响,革命信念更加坚定,出狱后加入共产党,并以成熟的革命者姿态参与领导了“一二·九”学生运动。

  细品青春的美酒,拨动青春的音弦,聆听青春的声音,绽放出属于自己最美丽的青春之花;寻找到属于自己最绚丽的色彩;演绎出自己最棒的青春人生。纪念杨沫逝世21周年诗有曰:“风云变幻任飞扬,理想豪情志四方。命运前途民族系,洪流滚滚著华章”。杨沫(1914.09.25~1995.12.11),当代女作家。原名杨成业,笔名杨君默、杨默。原籍湖南湘阴。生于北京。曾任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文联委员、全国作协理事、北京市文联主席、《北京文学》主编等职务。其代表作是描写一个知识女性成长为无产阶级先锋战士的长篇小说《青春之歌》,其中鲜明、生动地刻画了林道静等一系列青年知识分子形象。 

  《青春之歌》的问世具有历史的偶然性,但同时,作为一部蕴含着复杂文化内涵的成长小说,其引起的巨大轰动却喻示着时代的必然。小说于1958年出版后受到广大读者特别是青年学生的欢迎,并被改编为电影。《青春之歌》是新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正面描写学生运动的优秀长篇小说,自1958年1月出版以来,深受广大读者尤其是青年学生的喜爱,多次再版,总发行量逾500万册,并被译成近20种文字介绍到国外。感染和感动了一代又一代青年读者。1959年,杨沫又将《青春之歌》改编成同名电影,作为向新中国成立10周年献礼作品,该片成为我国电影史上的精品之作。

  《题作家杨沫》诗云:“成业文章世所怜,青春歌舞赞年华。芳菲写罢尚留憾,续作英华姊妹花”。近日闲来再次得览杨沫之《青春之歌》,股股激流从心底涌起,激情填然于胸,再一次深深地为主人公林道静燃烧的激情所感染。读了颇有感触,始终感动于那份执着和无奈,随笔记录下来。杨沫的《青春之歌》属于红色文学范畴,是当代文学史上第一部描写学生运动和知识分子思想改造的一部优秀长篇小说。它以女青年林道静的人生经历为线索,向我们呈现了一个个人主义、民主主义、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改造成长为一个共产主义者的过程。他描写了以林道静为主要人物的一批进步青年在那个时代,那个背景下的年轻人的革命精神。从对待世俗的超然冷漠到投身革命的热血沸腾,林道静生活中的一息息波澜在我的心中翻滚着,久久不能平息。当看完了这部作品之后,我深深地感受到他们那个时代爱国学生对祖国的热爱和真诚,他们的信念是那么的坚贞。 

  杨沫之《青春之歌》成功地再现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国青年知识分子的众生相,围绕主人公林道静的成长,深刻地描绘了当时中国青年知识分子寻找出路的历程,借林道静这个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成长为共产主义战士的典型形象,说明了知识分子只有把个人命运同国家、民族命运结合在一起,才会有真正的前途,才能实现自身的价值,从而完成文本所张扬的当时中国青年知识分子道路选择的主题。《青春之歌》深深印刻在中国青年的记忆之中,在几代中国人的青春岁月里,都有《青春之歌》的旋律在回荡。

  青春短暂,《青春之歌》却得以永恒,这部小说问世后历经波折,终在文学史和读者心中获得了应有的位置。再读《青春之歌》,使我的精神世界又受到了一次洗礼,点燃了我的青春激情。在当代无法忘却的青春记忆,年青一代虽无法像林道静那样去从事轰轰烈烈的革命斗争,但他们却肩负着建设社会主义祖国的重任。古语云:“有志尚者,遂能磨砺,以就素业;无履立者,自兹堕慢,便为凡人。”青春真的好似一首歌,有前奏,有高潮,有尾声。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奏响青春的每一个音符,让青春之歌响彻命运的每个章节。

  《青春之歌》是一部经过历史检验的经典作品,更代表着一种精神,为中国当代文学史提供了一种可深入探讨的价值与意义。《青春之歌》散发着历久弥新的光辉。它是青春的赞歌,更是时代的颂歌,既凝聚了杨沫的个人阅历和感悟,也体现了时代的责任担当。北京市文联党组书记陈启刚在北京市文联召开的“纪念杨沫同志诞辰百年座谈会”上这样说:“应该说青春并不是指生命的某个时期,而是指一种精神状态,生活赋予我们一种巨大的和无限高贵的礼品,这就是青春。它充满着力量,充满着期待、志愿。”

  “在暴风雨的黑夜里,你是驰过长空的闪电,多么勇猛,多么神奇……”这是电影《青春之歌》中主角林道静对共产党人卢嘉川说的一段台词。“理想是石,敲出星星之火;理想是火,点燃熄灭的灯;理想是灯,照亮夜行的路;理想是路,引你走到黎明。 饥寒的年代里,理想是温饱;温饱的年代里,理想是文明。”用理想之火点亮奋斗之灯,用奋斗之灯照亮前进之路,让我们在理想之火与奋斗之灯的指引下走在前进的道路上,成为时代的主人,将祖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合上杨沫之《青春之歌》,细细品味,林道静那对理想人生、理想爱情的狂热追求,这一种激情正是三十年代所需要的,正是人类所需要的,也正是当代人所需要的,也正是文本成为经典的一个重要方面。正是燃烧着的林道静才照亮杨沫在“文学苦旅”上的历程,照亮了一辈辈人前行的道路…… 

  开口妙语珠联,落笔佳作人惊。理想与信念长存,红色经典《青春之歌》家喻户晓,永远的青春之歌,成就了杨沫现代红色经典作家的地位。曾国辉诗曰:“东方欲晓英雄颂,热血青春励后人。文坛举国怀君默,故里飞歌唱德臻”。终其一生,杨沫、林道静都是革命的歌者,她们高擎着青春的火炬,满怀激情地探求人生和社会的真理。在她的笔下,个人生命的价值和意义与中国人民的解放、中华民族的复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追忆斯人,方可砥砺前行,沿着《青春之歌》照亮的方向,新一代青年也将无悔于青春年华。英魂归去伴明月,万里同悲阵阵风。杨沫同志走了,走完了她坎坷而又辉煌的一生,走得那样匆忙。水沫集卷之十一有挽杨沫句:“著作无须众,殚思一册难。至今林道静,光彩耀文坛”便是写照。(姚老庚)

 

 

(责编:黄璇)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