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频道:   南宁   柳州   桂林   梧州   北海   钦州   贵港   玉林   百色   贺州   河池   来宾   崇左   防城港
全力打造广西城乡居民交流互动第一平台

苏联留学同班同学半个世纪后分别掌舵海峡两岸

  蒋经国是蒋介石之子,又名建丰,俄语名字叫尼古拉。是蒋介石家族的核心成员。

  1925年10月,蒋经国赴苏联留学,就读于莫斯科中山大学,不久加入苏联共产党。从1925年10月留学,到1937年回国,蒋经国在苏联一共生活了12个年头。

  1926年1月29日,蒋经国所在的班级来了一位来自德国巴黎插班生。这位插班生比蒋经国大了5岁。来到莫斯科之前,他已经在巴黎留学了5年。他叫邓希贤,就是后来鼎鼎有名的邓小平。来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后,邓小平被校方取了俄国名字伊凡·舍吉维奇,由于他爽朗活泼、爱说爱笑,富有组织能力和表达才能,得到了“小钢炮”的外号。

  1926年1月17日,邓小平第一次踏上了俄罗斯的领土,在中国共产党莫斯科支部代表们的带领下前往莫斯科东方大学报到。在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呆了仅仅12天,邓小平就转到了莫斯科中山大学,与蒋经国成了同班同学。蒋经国与同学邓小平交情一直不错,经常在黄昏时到莫斯科河边散步。那时,邓小平是蒋经国所在共青团小组的组长。

  蒋经国从苏联回国以后,他的父亲蒋介石先安排他在奉化溪口故乡,读《孟子》、《曾文正公家书》这类的古书,叫他“补课”,还叫他阅读《总理全集》和《十五年以前之蒋介石先生》这类的书。之后他一直跟随蒋介石,并迁往台湾。1973年两人几乎同时接掌政权,蒋介石委任儿子蒋经国为“行政院长”,把党政军大事全交由他处理,经国与其父的感情之深是少见的。蒋介石去世。蒋经国接掌国民党政府,并将国民党总裁一职改为主席,后担任第六、第七任国民党总统(1978年—1988年),并在逝世前一年结束对台湾的戒严,掌权长达13年。

  同年,由于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病重,毛泽东亦长期卧病在床,因此决定让邓小平复出,掌握党政军大权。

  蒋经国坚持“一个中国”立场,反对“台湾独立”。1987年11月宣布开放部分人士赴大陆探亲,结束了近40年两岸同胞不相往来的局面。由于蒋经国良好的形象、加上执政时期正逢台湾快速的经济发展、专业人士不受制肘、最后放手台湾民主化、开放中国大陆探亲等关系、配合当时的媒体环境,使他获得人民很高的认同,台湾历次调查显示,蒋经国均为台湾人民最怀念及肯定的总统。由其所展现的亲民风格,获得相当正面的评价,部分政治人物,如李登辉、宋楚瑜、马英九皆以蒋经国为从政典范,营造类似的形象。晚年蒋经国为了国政,真是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地步。1988年逝世,享年78岁。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一个处于关键位置的政治人物,他的政策取向、决策选择,往往能决定历史的走向。蒋经国终因他暮年的所作所为,完成了他一生中的第三次“大叛变”,并因此名垂青史。

  1978年3月11日,蒋经国被选举为“总统“。两个月后,他在盛大典礼中正式就职。就在他“就职”那天,美国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赶到北京,商谈中美建交事宜。

  得知此消息,蒋经国当即召来美国驻台“大使”安克志,向其表达强烈抗议。安克志事后向华盛顿方面如实反映了情况,但没有任何效果。安克志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个人认为卡特政府的举动,就像直接打了蒋经国一巴掌。

  海峡这边,蒋经国的老同学邓小平第三次在政坛上站了起来,成为第二代领导核心,牢牢把握着中国的改革方向。

就在这一年,执掌大权的两位老同学初交锋,强势的邓小平便给了老同学蒋经国的“重重一击”。1973年3月,邓小平回到中共中央,周恩来首先把大部分涉外事务交给了他。邓小平立刻宣布:北京已经准备好,可以跟台北直接谈判统一的问题。邓说,在现阶段,“优先考虑用和平方式”。

  1978年12月15日晚10时,即中美建交消息公布之前12小时,美国驻“中华民国”的大使安克志忽然接到华盛顿的专线秘密电话。这位特命全权大使于是奉命在凌晨三点的时候,拨通蒋经国助手宋楚瑜的电话,说是有紧急公事,必须立即面见“总统”。来自华盛顿的消息说,卡特原定在中美建交公告发布之前的两小时通知蒋经国,因为幕僚的反对,卡特才决定:提前7个小时通知。蒋经国只得在半夜爬起来会见了安克志大使。心情沮丧的他穿着睡衣坐在客厅,和随后赶到的宋楚瑜以及台湾“外交部政务次长”钱复一起等待安克志。半个小时后,安克志带着美国驻台“大使馆”政治参事班立德来到蒋经国的寓所。安克志代表美国政府通知蒋经国,美国决定在1979年元月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建交,并和“中华民国”政府断交。

  蒋经国在听完照会后,竟然伤心地哭了起来。与美国的“断交”,对蒋经国的打击非常大,他40年如一日写日记的习惯,也因此停止。12月29日,心情郁闷的蒋经国接见了克里斯托弗。双方最后只是商定,美台各成立一个工作小组,在华盛顿继续谈判“断交”后事。12月31日,台湾驻美“大使馆”降旗,台湾“外交部”宣布同美国断交。在此前几天,美国驻台“大使”安克志已经向蒋经国辞行。美国与台湾的官方关系由此正式结束,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外交工作由此掀开了新的一页。

  1979年1月1日,国防部长徐向前发布消息,称金门炮击正式停止。 同一天,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示好。公告阐述了中共对台湾回归祖国、实现和平统一的大政方针、基本立场和基本态度,强调“尊重台湾现状和台湾各界人士的意见,采取合情合理的政策和办法”,“寄希望于一千七百万台湾人民,也寄希望于台湾当局”,提出商谈结束两岸军事对峙状态,实现通航通邮通商。这些内容,邓小平在此前的内部讲话中多次作了阐述。北京的对台办负责人廖承志也发表了致蒋经国“老弟”的一封公开信,提议国、共第三次合作。

  1987年10月,固然蒋经国已于稍早之前宣布开放民众前往大陆探视、奔丧,以及解除报禁、党禁等政策,大陆方面亦不断透过各种途径,不计其数地向蒋经国领导的国民党,表达愿意和台湾坐下来谈判以和平方式统一中国的诚意。

  邓小平听到蒋经国逝世的消息,立刻召集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听取了台湾事务办公室对台工作小组的报告后,邓小平表示,中国的统一是一件世界大事。邓小平宣称,当蒋经国依然健在时,“中国的统一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困难和复杂。国民党和共产党过去有过两次合作的经验。我不相信国共之间不会有第三次的合作。可惜,经国死得太早了”。 

  解决台湾问题,实现国家统一,是全体中国人民一项庄严而神圣的使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政府为之进行了长期不懈的努力。中国政府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方针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摘自《台湾问题与中国的统一》白皮书:台湾问题纯属中国的内政,不同於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经国际协议而形成的德国问题和朝鲜问题。因此,台湾问题不能和德国、朝鲜问题相提并论。中国政府历来反对用处理德国问题、朝鲜问题的方式来处理台湾问题。台湾问题应该也完全可以通过两岸的协商,在一个中国的架构内求得合理的解决。

  邓小平领导的大陆当局,当年有诚意以和平方式,和国民党坐下来谈判,以和平手段完成统一大业。年届八旬的邓小平,也希望在他和蒋经国有生之年,达成和平统一的共识。邓小平是对的。天若假年,让蒋经国多活几年,他或许就会“推动统一的原则”。(姚老庚)


(责编:张小莉)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